瓶中童话

我最自由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破镜重圆(11)

ooc,禁上升


祝看文愉快




1.


虽然已经看出来严浩翔今天的打扮不适合唱拽儿扒拉的diss,但这也绝对没想到他会唱小情歌。


他出道这么多年,鲜少出情歌,之前把事业心刻在每一块骨头上,如今倒是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叛逆。




严浩翔顶上头上两个小揪揪,眉心的红点还好,颜色比较淡,如果不细看大概是看不出来,配上节目后期的10层滤镜20层磨皮,二郎神来了也要说看不清。


他唱的是他在17岁那年生日发的歌,那一年他们刚出道,他的歌词带着少年的羞涩温柔,还有羞于开口的动人话语,编曲却大气浪漫,少年人天不怕地不怕,天上地下自在敞亮。


严浩翔的目光望向贺峻霖,那时候他还没弄丢他的小爱人。




这首歌贺峻霖没听他在台上表演过。


发歌的时候严浩翔刚出道,表演都是团队为主,没什么机会让他唱自己的原创,后来终于摸爬滚打火一点了,他又出了更多更成熟的歌,就更鲜少唱这首。


反倒是不断有人翻唱,什么形式的改编什么风格的cover都有,贺峻霖却依然觉得差了点味道。




他看着严浩翔穿着白色T恤,漂亮修长的手指按下琴键,意识到这首歌就该这么唱的。


只能这么唱,眼睛里没有一个人,闭着眼睛唱过去,唱怀念,唱没过完的过往,和没到来的未来。




就连头上那两个小揪揪——


贺峻霖本来是很想使坏的,但现在又觉得这坏使得很合适。




严浩翔做什么都合适,严浩翔只做合适的事情。






2.


主攻rapper的练习生表演完,理所应当是rap导师先开口。


这就有那么一点尴尬。




不知道导演和rap导师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导师终于还是被安抚下来,坐回了他自己的位置。


贺峻霖有点可惜:要是他真罢录毁约了,节目组加上这老师赔的毁约费,大概就能请得起刘耀文了。


现在最火男团的rapper担,怎么想都比这个一边说爱豆不好一边来恰烂钱的又当又立的东西好多了。




rap老师拿了话筒在手上,想说什么,最后没说,只是冷笑了一声:


“我哪配评价严浩翔啊?他什么人?我什么人?”




贺峻霖叹口气,不晓得这老师怎么作品不行脑子也不行,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长记性。


严浩翔脸色没变,他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想什么,过了一阵子之后点点头:


“说的倒也没错。”


“我思考了一下你的作品,居然一首都没想起来,看起来你还是蛮有自知之明。”




转身又看向华宸老师:


“老师,您觉得这首歌怎么样?”


他低下头微微弯腰,再没有了面对rap导师的盛气凌人,姿态整个低下来,把自己包装成了谦逊有理的好学生。




华宸老师拿了话筒,说什么都觉得不太合适,想了想还是敷衍过去:


“挺好的,我很喜欢这首歌。”


意思是一般,严浩翔对这个评价没什么意见,又鞠了一躬:


“谢谢老师。”




最后他问:


“小贺老师呢?喜欢吗?”


贺峻霖的心都悬起来,他听见那个现在格外乖的小孩,眼睛亮亮地,专注地望着他:


“这本来就是唱给你听的歌。”






3.


问:节目第一期预告出来的时候,谁疯了?


答:都疯了。




从唯粉到cp粉,从真爱粉到黑粉,从路人到专业带节奏营销号,无人生还。




节目组很心机,当然不会在预告片就把所有的东西放出来,先是放了几个还不错的练习生,还有漂亮的舞蹈老师的solo舞台片段,贺峻霖被华宸前辈逗得眼睛弯弯耳朵红红的样子也放了一点进去。


然后就是贺峻霖声音软软语气也软软地问那个rap老师的片段:


“你要不要去看看脑子?”




还有严浩翔那句拽的要死,看着rap导师问的:


“怎么会有人,歌写得比我烂,长得还比我丑呢?”




热搜屠榜,贺峻霖被骂上第一条,后面跟着的是被骂上第二条的严浩翔。


#贺峻霖 看看脑子


#严浩翔 怎么会有人长得还比我丑


两条接在一起,贺峻霖欣赏了一下,竟然觉得还蛮般配。




排在第五的是rap导师的热搜:


#心疼飞飞子


贺峻霖终于知道当初导演和这位第六章才终于勉强有了个名字的rap导师打的什么算盘,剪辑一弄,能直接把嘴欠的猴子剪成受欺负的狗子。




但贺峻霖意外地并不很生气。


只是觉得稍微有一点点好笑。


如果所有的东西都能被这样轻易地颠倒黑白,他变成仗势欺人表面乖巧其实性格恶劣阴阳怪气的黑心莲花,严浩翔则是德不配位情商低下自吹自擂的疯批偶像——


全世界与我为敌的末日疯批剧本,光这样想想,就让人觉得很刺激,很有一种冲动。




严浩翔的短信就是这时候发过来的:


“小贺老师,你看到热搜没有?”


“我们俩被骂到热一热二了!”


像是什么好消息似的,傻小子。


贺峻霖半点不心疼地戳戳手机屏幕,收到了严浩翔发过来的第三条消息:


“贺儿,我们去私奔吧!”






4.


经纪人陈姐踩着她8cm长的高跟鞋敲得地板笃笃响,一边敲一边数落贺峻霖:


“小祖宗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们这边尊重你的意见你也尊重一下我的脑细胞行不行?提前报备一下会要你的命?虽然早知道你和严浩翔一站在一块儿你整个智商都要减200,但是我以为……”




贺峻霖抬头认错,很乖地向她道歉:


“抱歉,给陈姐添麻烦了。下次我会记得提前说的。”




经纪人被他气得脑仁疼:


“算了,道歉道得比谁都快,不改还是不改。”


“公关那边已经在让人准备了,营销号也都打好招呼了,你就安稳一点,别看热搜也别去看他们骂你,没必要你知道吗?”




“网上的风向都是这样的,很容易被牵着脖子走,你别放心上。”


贺峻霖不担心,但他现在要急着回一个小疯子的私奔提议,想着又忍不住想笑,嘴角勾起来一点弧度。




经纪人看着他,忍不住有点担心,又怀疑自己看错了。


贺峻霖这是……在笑?


他终于被网上的舆论骂到精神不正常了吗?






评论(63)
热度(40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瓶中童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