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童话

我最自由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破镜重圆(10)

ooc,禁上升

祝看文愉快



1.

这节目大概是录不下去了。

rap导师的脸上红一块绿一块,成功实现了甲方的最高追求:五彩斑斓的黑,扔了台本转身就要走。

贺峻霖冷演旁观他扔话筒,冷艳旁观他踢凳子,冷眼旁观他找导演撒气:

“这节目还能不能拍了?不拍咱就散了,现在这是在干嘛?选秀节目还是菜市场吵架?”


导演不喊卡,贺峻霖不说话。

贺峻霖现在就是全世界最无辜最乖巧最听话的小朋友,他越乖,越趁得现在还在撒泼那位像个憨批。


严浩翔握着话筒在台上乖乖站着,像是一只等待主人把他领回家的狗狗,感受到贺峻霖偷偷看他,他抿抿嘴,想笑又顾忌着镜头还没关,最后冲贺峻霖眨眨眼睛,像在撒娇,又像是在讨赏,贺峻霖想起来,护主心切的狗狗也是这样,替主人报了仇之后,不会在意自己身上也带了伤,第一件事就是回到主人身边讨根骨头。


贺峻霖于是又记起来,严浩翔比他小一点,他自己还没能长成滴水不漏的大人,严浩翔就更还是个小孩了。



2.

rap导师铁了心要闹,导演也不好拖着这么多人陪他唱戏,于是终于挥了挥手让大家都放松休息一下,关了镜头单独和他嘀嘀咕咕,不知道是在商量什么,贺峻霖也并不是很感兴趣,现下还是台上的那只哈士奇更吸引他。

现在他和严浩翔有一个很明显的身份差距,严浩翔站在台上表演节目,而他坐在台下评价他的舞台,他们之前没有过这样的机会,以前贺峻霖坐在台下的时候,总是以其他的身份:

他的同事,他的朋友,还有他的……

爱人。


而当他以那样的身份坐在台下的时候,想的又怎样都不会是表演,所有缠绵隽永的心思,全都给了表演的那个人本身。


小孩儿很明显是无聊了,站在台上,摸摸这边的扣子,扒拉扒拉手链,想摸摸头发,碰了一手的发胶,才意识到今天做了造型,他还没有表演,于是非常心虚地把刚刚不小心压到的地方往上拔了拔,自我赞赏似地点点头。

可惜他没有镜子,控制不好力道,过了一阵子,大概是心里又觉得不对劲,重新摸过去,往下按一按,又摇摇头,又拔一拔,最后成功给自己搞出来一个小揪揪立在头上,可爱得要死。


贺峻霖围观了严浩翔折腾自己头发的全过程,忍不住想笑,觉得这人也真奇怪,发疯的时候全世界都拦不住他,不管不顾地拉着世界来给他陪葬;可要是可爱起来——一个头发也能玩半天,小揪揪立在头上,五岁不能再多了。


贺峻霖冲他招招手,对上严浩翔亮亮的眼睛:

“过来,我帮你弄。”

他其实完全没必要解释后一句,就算他说的是“过来,我要把你卖了。”

严浩翔也会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跑出一副抛弃世界奔你而来的架势。



3.

贺峻霖坐得稳稳的,完全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于是严浩翔手肘撑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任凭贺峻霖在他头上捣鼓。

屈膝半蹲,应该是个很累人的姿势,但是严浩翔吭都没吭一声,他马上还有表演,贺峻霖在这种时候意识到,爱豆也实在是个非常辛苦的工作。


“贺老师——”

严浩翔拖了长音叫他,放轻声音,带点温柔的试探意思。

贺峻霖捣鼓他的头发,回了他一个鼻音:

“嗯?”


“贺儿?”

严浩翔试图得寸进尺。

贺峻霖注意力全放在面前这坨头发上,没意识到称呼有什么问题,只觉得这小孩儿烦人,叫了人又不说话,有事就说事,自己是能吃了他还是怎么着?

“怎么了?”


严浩翔沉默了一会儿,又叫他:

“霖霖。”

声音放得很轻,好像在触摸泡沫。

在他头上使坏的手顿了顿,贺峻霖没回他。


严浩翔迅速意识到自己心急过了头,没再有什么试探的小心思,老老实实换回了最开始的称呼试图补救:

“贺老师。”

“贺老师,你头发给我碰歪了。”



4.

“你瞎说,我没有。”

贺峻霖给严浩翔在他小啾啾对照着的右边又扒拉出一小撮头发立成猫耳朵,又转头帮左边的小揪揪塑了塑型,然后睁着眼睛说瞎话:

“特别好看。”


他往后探探身子,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大作,自己夸了不算,还要转头去找证人,拉着华宸前辈的手:

“老师,老师,你看,这下是不是可爱多了?”


华宸老师憋着笑,她不知道之前这里曾经有过的一小段旖旎委婉的小心思,只当贺峻霖在捉弄小孩,于是也跟着他一起逗严浩翔:

“是,比之前好看。”


严浩翔带了点宠溺的意思,撇了撇嘴苦笑:

“贺老师——”

“我马上要唱rap的。”


“怎么?”

贺峻霖瞪大一双圆溜溜的兔子眼装凶,言之凿凿:

“唱rap就不能可爱了?就不能好看了?你这是因为你们rap老师上升全体rapper了,严浩翔,你会被骂的。”


这时候还不忘踩一脚那个可怜的rap导师,非常记仇,非常斤斤计较,非常贺峻霖。



5.

贺峻霖仔细端详着严浩翔,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哪吒少一个头上的红点,瞬间失去了全部的灵魂。

他没好意思问其他导师借口红,那是很私人的东西,于是想了想,一把把严浩翔的脑袋拉近,没管身后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借你一点口红。”

贺峻霖伸手点上了自己嘴唇,抹了两下,指尖也显了色,皙白修长的手指,指尖带上一点红。

那点红顺着贺峻霖的心意,轻轻点上了严浩翔的眉间。

“严浩翔,你知道我在生气。”

“你再不来找我,我就再也不会对你生气了。”



评论(51)
热度(459)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瓶中童话 | Powered by LOFTER